当前位置:首页 > 张绿水蒯通透过泪眼,看了看韩信,看到韩信也有同样感触,心中很是高兴-历史奇闻精选

张绿水-张绿水蒯通透过泪眼,看了看韩信,看到韩信也有同样感触,心中很是高兴-历史奇闻精选

张绿水蒯通透过泪眼,看了看韩信,看到韩信也有同样感触,心中很是高兴-历史奇闻精选

张绿水 全部文章 2019-04-15 30次查看

张绿水蒯通透过泪眼,看了看韩信,看到韩信也有同样感触,心中很是高兴-历史奇闻精选

张绿水蒯通透过泪眼,看了看韩信,看到韩信也有同样的感触,心中很是高兴。但是,他又不想表露出自己的心情,就继续声泪俱下地说:“楚军起彭城,转战至于荥阳,虽然威震天下,但三年之间,项王被阻在成皋以西的山地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了。汉王现在怎么样呢?他率领数十万之众,依靠险要的山河,与项王对峙。虽然一天要进行多次战斗,却得不到半点胜利,甚至连遭惨败。而且,他还不能自救,真是智勇俱困。由此可以看到,汉王的彻底失败似乎也是无法挽救的。当今百姓疲敝,怨声甚深,现在,应该想方设法赶快扭转这种形势,如果不能及时扭转。让战争继续下去,将士们的锐气就要彻底消磨干净啦!”
说到这里,蒯通又痛苦地抽噎起来了。韩信看到蒯通那副伤心的样子,不由得勾起一阵心酸。他问道:“那么,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蒯通回答道:“据我所料,只有天下的贤圣,才能平息天下的祸难。现在,楚、汉两主的命运,都决定于你,您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我愿竭其愚诚,献策于您,对楚、汉都有好处,双方都不受损害。但恐怕您不能采纳啊。”谈到这里,蒯通的目光直视着韩信,似乎要他立即点头同意。但韩信却什么也没有表示,仍在认真地听着。蒯通就接着说:“如果能听从我的计策,既不为汉,也不与楚,和他们三分天下,鼎足而立。
在当前这种举棋不定、胜负未分的形势下,无论是项王还是汉王,都十分小心谨慎,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而您呢,却不同了,以足下的贤圣,拥有众多的士卒,据有强大的齐国,联合燕、赵,引兵两向,以止楚、汉之争,为百姓请命,谁敢不听?“然后,您就可以分割大国,削弱强国,重新分封诸侯,这样,各诸侯就会感恩戴德,臣服听命于齐国。到那时,天下的诸侯都要相继到齐国来朝见了。我听说:上天所给不取,反受其祸,时机已到不行,反受其灾。愿您深思熟虑。”蒯通确实是掏出一片真心规劝韩信的。因此,他的情绪异常激动。
尽管韩信与刘邦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几天来心事重重,韩信所考虑的,就是武涉所说的背汉联楚、三分天下这个重大问题,但他总是下不了决心。现在,蒯通再次提出,完全是为韩信着想,分析也很盖清楚,不像武涉那样,目的是为了解救项羽当前的困境。按理说,韩世:信是不应该再犹豫了。但是,韩信却不想走上背叛汉王的道路。他说:“汉王待我恩重如山,把他的车让给我坐,衣服让给我穿,饭菜让给我吃。人们也常说:乘坐人家的车,就要分担人家的灾祸;穿人家的衣服,就要分担人家的忧愁;吃人家的饭,就要肯于为人家的事情献身。我哪能为自己的私利而背信弃义呢?”蒯通看出韩信心中仍有“忠义”二字在作怪,心情变化起伏不定,需要给他举些实例。
针对这一点,蒯通继续说道:“您自以为与汉王交谊很深,希望建立万世之业,我却以为是错误的。当年,常山王张耳和成安君陈余还是老百姓的时候,两人是生死之交,后来却因为权利和欲望变成了仇家。张耳为陈余所攻,抱头鼠窜,逃归汉王。他借兵东下,终于杀陈余于泜水之南,身首异处。“想他们最初结交之时,真是天下的至好,最后却相互攻杀,陈余身亡,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人们的私欲没有止境,而人心又是难测的。在政治斗争中,只有暂时的相互利用,哪里有恒常不变的交情呢?那只不过是欺世盗名的鬼话罢了。如果说到您与汉王的交情,肯定不如当初张耳与陈余那样深厚;如果说到您对汉王的忠诚,肯定也不会超出于文种、范蠡对勾践之上。从这几个人的结局,足以测知您未来的命运了。请您一定要认真思考,慎重选择啊!”
韩信还要争辩,却被蒯通制止了,蒯通不以为然地笑笑,继续说服韩信:“武勇谋略超出于君主之上而使君主感到震惊的人,自身就难以保全。功劳盖天下的人,绝不会得到君主的赏赐,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我先简述大王您近来所建的功业:巧渡黄河、浮获魏王豹、活捉夏说、攻取井陉、阵斩陈余、镇抚赵国、威降燕国、制服齐国、击溃楚人二十万援兵、斩杀楚军骁将龙且,连战获胜。您只要获得了战斗的胜利,都派人向汉王报捷。您的计谋极高,功劳极大,是世上独一无二的。
功劳之大已使君主觉得无法给以相应的赏赐酬报,您已经置身于进退维谷、难以自保的困境了。现在,您拥有超越国君的威势,又建立了无法封赏的功绩。您归顺楚王,楚王不敢相信您;您报效汉王,汉王感到害怕。以您目前的状况想到何处去寻找一个安宁的归属呢?这种形势下,我很为您的安全担忧啊!听着听着,韩信真的不寒而栗起来。通所举的事例,韩信早就熟知,只是他从来没有把他们的悲剧与自己的未来联系在一起,而经通说破,顿觉合情合理,丝丝入扣。
难道自己忠心铺佐汉王,出生人死,东征西战,最后只能落个惨死的下场?韩信确实无法保持心理上、感情上的平衡,面对被杀的前景,他不能无动于衷。他实在不敢再听下去,便打断通的话,说:“先生,您的这一番话就是您开始说的相面,高不过达到封侯的爵位,而且面临着危险。相背,却是贵不可言吗?您说的话的确是有道理,但是却太过极端了先生请休息吧,我将认真考虑先生的意见。”蒯通见韩信仍在犹豫不决,就退了出去。他心中暗想:韩信头脑中的条条框框太多了,这也许就是他不如刘邦的地方。须知,在决定前途大事时,被条条框框束缚,是十分危险的啊!想到这里,他不禁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