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张绿水藏在朋友圈里的罪咎惧责-爱米乐口袋

张绿水-张绿水藏在朋友圈里的罪咎惧责-爱米乐口袋

张绿水藏在朋友圈里的罪咎惧责-爱米乐口袋

张绿水 全部文章 2019-03-16 5次查看

张绿水藏在朋友圈里的罪咎惧责-爱米乐口袋

张绿水语音分享:海娜
文字整理:绿兔子
刚才大家在探讨发朋友圈的时候,屏蔽谁,不屏蔽谁,发什么东西等等这个话题,然后我简单跟大家做一个分享。这个分享的主题是藏在朋友圈里的罪咎惧责。
朋友圈儿好像是2011年有了这个功能。我记得刚一开始有的时候,我就开始发朋友圈儿。那个时候我比较喜欢户外。然后骑车呀,去户外露营啊,拍照啊,就会发一些关于这个呃内蒙的这些风景,以及我在户外的一些活动的照片。然后到了2012年的时候,依然那时候朋友圈儿也没有什么营销号呀,没有什么专家。
那个时候也没有一些这个养生啊,专家的这些文章说今天吃大蒜好,明天吃大蒜不好的这样的东西。那个时候大家仅仅就是发布一些照片,而且还不像现在这么频繁。然后吃个什么东西,就先发一张照片验验毒。
然后2012年的七月份,那个时候呢,我算是一脚踏进了这个灵修的大门吧,然后开始上教练技术课程。是因为我在录音里面也跟大家提到过2012年的时候,是我人生所谓的低谷,当时孩子爸爸也提出离婚,然后公司也被我经营的,不能说一团糟吧。就是经营的好呢,所有人跟我没黑没白的干呢,然后这个营收就很好。如果不干了,然后大家就都要闲着,没事儿也挺无聊。
然后我自己的身体状况呢,那个时候是好一些的,因为2010年的时候我记得分享有跟大家提过,我吃了大概半年左右的抗抑郁药,然后总是莫名奇妙的生病,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烧,没有任何原因。然后2010年底,我就又开始运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十一岁开始学网球,我又把网球捡起来,然后开始爬山,开始户外。然后到2012年的时候,这个身体就比较好。
但是这个好是一个表象,并不是那个从里到外的身体真的好啊,它是一个就是运动所带来的暂时的这种缓解的假象。所以在这种所有东西都来跟我要功课的这种情况下,我就去上了教练技术课程。在这个课程里面,然后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大家留意我用的词,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什么叫做付出,什么叫做索取,什么叫做大爱啊,什么叫做……,等等,总之责任,负责任……等等这些东西。然后那个时候处于一种阳亢的状态。我一直跟大家讲阴阳啊,这个世界是阴阳平衡的,所有的东西是处在一种阴阳平衡,可能在你看来这个事情未必见得好,但是一定有一个东西是跟它是形成平衡的。
而这个平衡未必是你肉眼能够看得见的。那你比如说当一个人,的人生处在很低谷的时候,就是他这个阴面处在很大的时候,然后那可能反转过来就会去到阳面很阳亢。所以你就会发现,比如说现在灵修圈里面有一些老师,他的这个分享,就是很正面很正面很正面,然后只讲好的话,然后不讲这个不好听的话,然后这个只讲这个最究竟的,然后不讲这个不究竟的,一律否定所有这个物质的,然后只讲精神的这个东西,其实这就是一种阳亢的表现。当时我就处于这样一种阳亢的表现,其实到阳亢的时候,人就要崩盘了,可是当时是意识不到的。
这种阳亢的状况下,我就会发一些朋友圈儿。比如说,我在教练技术的这个课程里面有一些环节,我会把这个环节的一些,比如说我们做活动的一公益活动啊,我们去参与的一些活动啊,然后就把这些活动发出来,上面会配一些文字,这些文字里面有什么奉献啊,付出啊,然后负责任,友爱爱呀,等等这些词。其实当时我心里有没有一个小声音,有没有自我对话,是有的。可是当时能够知道有这个对话,可是意识不到这个东西,就是有更大的力量就想把它发出来。但是发出来的时候,你知道我那一两年就发这些东西的时候,然后我家人,我爸我妈,我妹我妹夫是极其讨厌我的,特别讨厌我,以至于我妹把我的朋友圈儿给屏蔽了。
然后到了教练技术四阶段的时候,在2013年,我就去到了另外一面。因为教练技术四阶段跟前三个阶段是完全相反的体验嘛。然后我那个就是阴暗的东西就出来了。就总想说,比如说发一些这个跟自己遭遇很很相似的,这种经历的文章啊,抨击抨击社会啊,等等这些东西。然后就总想发这些,或者是想发发牢骚啊之类的,就想发这些东西。然后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就会发,然后但是发的时候,心里面也会想。然后因为我爸我妈已经已经不理我的朋友圈儿了,我妹更是直接给我朋友圈儿屏蔽了,所以我也就不在乎他们了。但是我还会在乎一些人啊,比如说我会在乎某些人,他们会怎么看我,所以我发的时候也小心翼翼。
到后来我自己做教练,做总教练的时候,然后我发一些东西的时候,我也也会去想,会去考虑别人会怎么看,会怎么样去认为我发的这些东西,但是那个时候就是自我膨胀的东西非常大,大到我就想去彰显这个东西,所以那些顾虑我已经完全就不考虑了。我也知道它在底下有一个对话,但是我知道,所以我就根本不考虑那个东西,我就发出来。一直到其实再过几年的时候,完全能够意识到其实自己在证明什么,就会觉得很羞愧。那个时候会觉得很羞愧,可是这个东西也已经发了,发了就发了。然后到2014年,15年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关于这个禅修方面的东西的时候,更加不敢发了,因为那时候会涉及一些佛法呀,宗教的这些名词。

就会心想这些东西发出来的话,然后这个我周围的这个朋友们怎么看呢,因为我从前是一个什么样工作性质的人,我从前是一个什么样信仰的人,他们都知道的呀。我从前是没有信仰的呀,当然包括到现在,虽然我皈依,但是我真的不是一个所谓的佛教徒。我的信仰是只有我们那位唯一共同的老师,我才不是一个,说我要拜哪个神拜哪个佛的那样的一个人。但是那个时候就很纠结啊,就想着这个东西发出来,别人会怎么看我啊,然后发一些关于这个佛法的一些东西,然后就后来就忍住就不发啦。
然后我和老刘是2013年遇见的,在2013年到2015年,如果我不把老刘就是带到朋友圈里面给别人认识,别人是不知道老刘的。当然现在凡听我录音的人,没人不知道老刘啊,或者看我朋友圈儿的人,没人不知道老刘,老刘的名声比我大多了。但是这中间的三年,我的朋友圈没有老刘的任何信息的。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意识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心中对他是不认可的,我甚至心中是否定这个人的啊,然后那时候我开始发一些朋友圈儿,开始有一些他的信息了。
但是我那时候依然会考虑,比如说,因为如果我跟老刘在一起的时候,我爸我妈也不看好嘛。我爸妈会觉得,其实所有的东西是我心境的反映,我也一直跟大家说,你看到所有的东西,你父母说的话,如果你心中,不管你起反感还是你喜欢的话,其实都是你心境的反映。当时我父母也觉得老刘有点儿配不上我,其实这是我心境的反映。那我发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发关于我和老刘的生活的时候,我就觉得挺难过的,就是一方面发出去吧,其实我爸我妈肯定会持这个否定的态度去看这个东西。但是后来当我发现我脸皮够厚的时候,我根本不在乎任何人怎么看了的时候啊,有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就是内在证明的那个东西停下来了。
我发仅仅是我发,你们爱谁看谁不看,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会考虑你们看还是不看,你们看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但是这个时候我已经是我已经内在有一个东西,就像我跟我们群里面有一个道友,他今天在看我们在群里聊天的时候,然后他就笑我跟那个小萍萍的对话,那她现在改成名字叫什么飞扬,还是心扬。我还是喜欢叫她原来那个名字就粉红色花朵那个小萍萍,我跟她的对话,然后他就私下里在另一个群里面跟我聊天说,他说海娜你看你,你要怼人三分钟,别人得疗愈三年啊。
我说真的是这样的。那是我自己不说了而已。其实我从前是,人就是这样的很容易跑两端,我说。那你比如说,从前我是吵架都开不了口说一个脏字的人,然后到最后我一旦开了口那刹不住闸的人,到最后我自己知道什么话当说什么话不当说。到最后所有的这些话在我心中灭去的时候。
我说我在持口戒啊,就是有一些话,你比如说,我真的如果我开口去怼小萍萍,真够她疗愈三年的。所以有的东西,我是说我在持口戒,当然跟小萍萍没有任何关系。所以现在对我来说,发朋友圈儿是一种就是因为当我想去发,我就去发了。然后一般来说也就都是一些关于我所讲的东西,课程的这样的一些东西,好比是我的感悟的东西,但是最近这两三年的时间我也发现,随着我自己不断向内心走,然后我与父母的关系呀,我与我妹妹妹夫的关系啊,孩子的关系啊,与老刘的关系啊,全部真正走向了我真正内心从前渴望的那种可以沟通、和谐相处的那种有爱的关系。
那我首先分享了这么多关于看起来是事件 上的东西,我首先要跟大家说明的是什么?第一啊,你发朋友圈儿这个东西,其实你的每一个朋友圈所发出去的东西,你内在心里面到底想要说什么,想要表达什么,你内心恐惧什么,其实早已经在那里面,你发不发都已经在了。就好像我今天早晨在群里面发了一个奇迹课程练习手册第十九课的这个截图,一小段的截图,再把这个图片发给大家一遍。?
?
这一小段截图里所讲的是,它强调心灵相通这一事实。其实之前的课程里面也有讲过,好像是十八还是十七课,它反复的说心灵相通,这是一个事实。也是我在录音里面反复跟大家强调的。事实上,没有一个想法是隐私的。这也是我反反复复,反反复复,跟大家强调的东西,我们没有一个念头是隐私的。这就是我让大家写化功的原因,你认为你对你父母的恨,你认为你对哪个领导的讨厌,你对哪一个同事的这种看法,你可能觉得他是一个卑鄙小人啊,等等这种看法。你觉得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吗?你觉得你真的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吗?这世界真的有秘密可言吗?我反反复复在录音里面都在这样讲。
我之所以这样讲呢,不是说让大家把这个隐私曝露给这个全世界。我也没有说把我的银行卡密码放在朋友圈吧,对吧?有的时候小我就是无孔不入,说,你看你,你不是诚实没隐私吗,你咋不把你家银行卡密码告诉我。这个小我真的是最可恶的地方,我所谓说的这个诚实,坦诚,没有隐私,是说你内心所有的念头,你是否敢坦然的去面对它,我不是说让你把这些念头公布出去,我让你去写化功,去化解那些你以为只有你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所以其实发不发朋友圈,怎么发朋友圈儿,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检验,检验你内心有多少的罪疚惧责。你定义给自己的罪疚惧责或者是你投射给别人的罪疚惧责。

那么第二点要分享给大家的就是我们看别人发朋友圈。其实我一直跟大家讲最好的训练是在生活中,就是你要去实践。就好像我今天早晨发的这个东西,我说《告别娑婆》4里面讲,说这个耶稣没有孩子。然后耶稣在《我的自传》里面传来的信息是说他有两个孩子。然后很多人就因此攻击这个《我的自传》说的是假的啊,还是怎么的。我说其实你抛开这些所谓家常里短的这个事儿,到底是生没生孩子,然后人家结没结婚等等这些事儿,根本不重要,而你去看他传导你的东西是否符合真理。其实符不符合真理,大家心中不知道吗?没点数吗?不可能的。一本好书,或者是说一个人,我们在群里面的这个对话,谁发的东西令你恐慌,然后谁发的东西令你平安,当然我说的所谓是关于真理这块儿的东西。
而不是说,谁说了简单的一句话,然后令你恐慌,而是说我们关于真理的探讨。谁说的东西是真的是真理之声,还是说他借着这个真理的名义,然后不过只是在证明自己等等这东西。大家心中是有数的,绝对有数的,只是我们能不能意识到这个东西而已。
那当我们去看到别人的朋友圈的时候,当我们去看电影,看电视,看别人的家常里短的时候,看群里面的聊天的时候,都是最好的训练我们心灵的实战的战场。因为其实不管说现在的书《告别娑婆》也好,还是《我的自传》也好,它传来的东西是什么,重要的不是说那本书里面讲了什么东西,而是说你是否愿意去实践耶稣和佛陀所对我们进行的教导,你是否愿意去亲证,亲自去证得。
所以我跟大家说,我讲的东西你最好当屁放。你不要去着我讲的那些话。所以很多时候那该说不说的话,我该说必须说的话我就必须得说。那我就告诉你,我讲的东西你要当屁放了。怎么才能当屁放了呢,你吃进去东西,营养留在你身体里,你自然会拉屎放屁的,对吗?那个营养才归你。耶稣佛陀讲的东西,不管是通过《奇迹课程》也好,还是《告别娑婆》也好,还是《我的自传》也好,所传来的东西,你去验证啊,你去亲证啊,你去体验啊,只有你去体验了,你才知道这个东西他讲的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是不是真理之声,你其实心中有数的。你去验证了之后你就知道了。并且你见证了之后你去实践,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讲,我说开悟其实就是个验证的开始,仅仅是个开始,没什么值得可炫耀的。

这就好比小孩子出生之后,然后他会吃第一口奶一样,这是个本能,每个人都会悟了,每个人都会醒来的。不因为他曾经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或者是丰功伟绩的事,跟这没有任何关系,每个人都会醒来是我们的宿命。那当他醒来的时候,其实他仅仅就是醒来了,小孩子会吃奶能代表什么,什么也不能代表他,后来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嘞,对吧?他要去体验要去实践的东西还多着呐。还得学拿勺子拿筷子拿叉子呢,对不对?甚至他去到印度还得学会怎样用手抓,哪个手抓才是礼仪,哪个手抓是不洁净的等等这些东西,对吗?所以后面的训练实践才是真正重要的。我们悟到的那个东西,我们知道《奇迹课程》所讲的东西是正的,那这个正的东西我有没有去实践在我的生活中,我有没有去实践它。
这个才是真正的核心的根本。所以佛陀最后讲不立文字,就是让你别着我所讲的那些东西。你讲我说的这些东西,最后你也得的是模仿。所以我就跟大家说,少看书,看了书就实践。而不是拿那些理论把自己框住,把周围的人吓得够呛,拿理论出来砸人。然后就是一说打坐, 你说初禅二禅三禅四禅怎么样,把别人吓得够呛。那自己有没有亲身去体证去实践这一部分东西。我们在听这个讲理论的时候,我们心中有没有说,这个讲理论的人他有没有实践,我们心中是知道的,我们不可能不知道的,除非我们骗自己,对吧?
因为人内在的这种,一个东西他做到没做到,他生出来的这个自信,是否是他亲身体验过的这个东西,跟他嘴上怎么说的毫无关系,他会散发这种能量出来。如果是纯理论的东西,是他没有实践过的东西。那他说出来的话他就心虚。他说出来的话别人只要一拿话杠他,他很难说你说的对,他很难去认同你所说的那个东西,他会不由自主的会跟你去杠,会跟你去反驳。所以我们就用这些东西去检验我们自己,去检验我们自己是否我们真的愿意去实践,去那么活,这个才是真正核心重要的东西。

那你比如说,你看朋友圈儿的时候,你看谁发了一个是关于很悲惨的事件。那你怎么去看待这个事件,你的看法很重要,很重要,至于说这个事件那是其次的。那就是说,当我们这个看法出来之后,我们还有下一步,我们要为此而去做点什么。就好像比如说汶川地震,当汶川地震出来,我们是抨击国家,抨击自然灾害等等这些东西,还是说,当我们看到了这些东西,我们知道我们内在升起了什么样的想法,然后我们能为此去做点什么,这是两步。但是我们大部分人连第一步,我们也看不到,这就是我让大家做化工训练自己觉察力的原因。你觉察力没出来,说不好听的话,你根本没活着,你都没活过。一事无成,心灵未经训练一事无成。
那当我们看到一些老年人,他们去发这些养生的这个朋友圈儿,然后今天吃白萝卜好,明天吃红萝卜好,今天吃白萝卜又不好了,明天吃红萝卜又不好了,这些东西,然后我们怎么样去看待这些东西。我们怎样以一个正常的,正确的,这样平和的平常心去看待老年人发的这一些东西。我们能为此稍微做一丢丢什么呢,还是说我们看见老头儿老太太就是怕死,你看成天就发这些这个专家说的这个东西,明天又发那个专家说的自相矛盾的东西,还是我们就停在这个层面呢?
然后或者说,看人家你看今天就吃个东西,然后吃个螃蟹嘛,也得炫耀一下。或者说,明天老公给买一双鞋,然后也要炫耀一下。还是我们就停留在这个层面呢?还是我们能透过所有的别人发的这个朋友圈,去训练觉察我们内心,我们到底在想什么?我们的看法是什么样的?我们的看法能否转变?你想改变世界没有第二个途径,除非改变你的看法。除了改变你的看法,没有第二个途径,你想都别想,门儿都没有,没那个门儿,只有这一条路。
就象我在“透过身体宽了个恕”也讲过那个,说一个人在一个墓碑上, 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段话,这段话是这样写的,说我年轻的时候想要改变世界,然后等我中年的时候发现不行。我要改变我的国家,后来等到我在暮年的时候发现我的国家改不了。我要改变我的家庭,后来等我老年的时候我发现不行。我的家庭也改变不了,改变我自己吧。那我就想说,我们改变我们自己的什么呢?真的除了我们的看法,我们能改变我们自己什么,只有改变我们自己的看法。
但是回过头来又问,你能看见你的看法吗?你能意识到你的看法吗?你能观察到你的看法,甚至你观察到你的看法,你能不抨击自己评判自己,不自骄自傲,不自大自狂,能吗?所以我最近一直跟大家讲,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能停我们才有转变的机会,停都停不下来,转什么转。转着转着就转偏了。首先你能观察到,观察到之后你能停下来。比如说,很多人一下观察到自己这个念头,哎呀,怎么老是攻击念头,不好的念头,不祥的念头,然后就开始继续新一轮的自我攻击。你看我成天就起这个不好的念头,哎呀我修行不好,我这个人怎么这么负面,哎呀我的身体就是因为我这么负面,所以才不好的呀。哎,你能把这个先停下来了,我们把这个停下来,我们才能再聊聊其他的,是吧,亲爱的。
包括我们在群里的对话,我们有没有这个意识,我们有没有这个意识能够借机成长。我们看个电影看个电视,我们有没有这个意思识能够借机成长。我们出去眼睛所及的任何之物,真的有的时候,你比如说,我有很多时候我跟老刘出去遛弯儿,我们俩就谁都不带手机。我们出去逛一两个小时就逛一两个小时。那个时候真的是你能看见花开,你能听见小鸟叫,你要两个人牵手一起走路,然后步步踩着水坑里,你不觉得这就是生命本身要你去体验的东西嘛。我们多久没有去体验过这样的东西了。所以你问问自己还活着吗?我们成天活在什么里,活在过去的这些时间里面,活在未来的担忧里面,你真的现在活着吗?
所以不论我们自己发朋友圈,也请你提起觉照的意识。意识到自己已经在用什么东西给自己定罪,给别人定罪了,有哪些恐惧,有哪些自责。然后当你看到别人发朋友圈的时候,你也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觉照自己的这个机会。看一看,你在给别人定什么样的罪,在怎样批判别人,这就是我一直讲的——屠刀。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是你当下此刻能够放下你的判断。但是很难,我们很难不落入这个人是否道德沦丧,这个人是否活得怎么样怎么样,真的很难。很难把所有的东西归到自己这儿,去看所有的这个根源到底在哪,我如何在根源上去做功夫,去改变我的世界。
没了,说没了就没了,分享到这,感谢所有的人。然后我一分享就给大家吓得鸦雀无声,的确是很厉害的母老虎一只啊。